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研究交流

現代人對疼痛的認識亟待轉變

發布時間:2019-10-15???來源:山東大學第二醫院疼痛科??? 作者:李贊華???瀏覽次數:

2019年10月14日-20日是第16個中國鎮痛周。人們一提起疼痛就會聯想起關公刮骨療毒仍飲酒食肉面不改色,江姐被竹簽子釘住十指也寧死不屈,劉伯承將軍做手術不打麻藥,等等。這些忍得住疼痛的人一直是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尤其是很多母親待產時寧肯被嚴重疼痛折磨,也以沒打麻藥、不接受無痛分娩為自豪,甚至還有人會提到“痛并快樂著”。似乎創傷痛苦和傷疤才是證明自己的最好標志,因為我痛過,所以我經歷過,因為我經歷過忍受過,所以我的人生才飽滿。果真如此嗎?我痛故我在?這是中國人的文化意識問題還是對疼痛本身的誤區?

先從兩件事情說起。一是據報載,有個出現肛門及會陰部劇烈疼痛的女病人,看了婦科、消化科、普外科、肛腸科后,醫生都沒查到原因,后來被當成精神病人在精神病醫院關了很長時間,幾年間花了十幾萬。回來去疼痛科,只花了一萬多元便治愈了。 另一事是一位四川患者,幾個月前得了頭面部帶狀皰疹,結痂愈合后出現右臉下半部疼痛嚴重持續發作,起初他還能忍受,后來痛的實在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了,才不得已去了四川巴中當地醫院就診和治療。沒想到醫生誤診為牙痛,因為具體疼痛定位不明,就接二連三地把右下頜五六顆牙齒都拔掉了。但患者疼痛沒有得到有效緩解,以至于鬧得無法睡眠和正常飲食。他兒子和兒媳在山東工作,得知情況后把他接到濟南,先后帶患者到大醫院的耳鼻喉和神經科就診,被診斷為三叉神經痛并進行相應治療,但是仍然止不住痛,最后才去了疼痛科就診。疼痛科醫生診斷為頭面部帶狀皰疹后神經痛,給予B超引導下下頜神經穿刺鎮痛術的治療,患者的疼痛當時就明顯緩解,四次治療后完全得到控制,自發痛和觸誘發痛都消失了。患者回四川老家前帶著全家來醫院表達了感激之情。

這兩種情況在疼痛科很常見,疼痛科是所有科室疾病中最易走錯門的,這類患者高達百分之八九十,不少病人甚至在其他科室看了好幾年才來到疼痛科。很多患者都是剛開始痛的時候不在意,痛的忍受不了的時候才前來就醫。有時候因為耽誤了最佳治療時機,不但自己吃不好睡不好,還嚴重影響了一家人的生活質量。對疼痛的無知導致人們對頑固性疼痛束手無策,可導致患者工作中斷,失去生活樂趣和意義,失去尊嚴。嚴重者還會出現抑郁、焦慮、甚至自殺行為。家屬由于對疼痛疾病的無知也常常苦惱,甚至像上面那位女士一樣被歸咎于有精神異常。再就是有時患者不知道為什么痛,也不知道該到哪個科求治。甚至向有的醫生描述自己的痛苦時,如同給盲人描述紅色是什么樣子一樣。由于疼痛是在現代麻醉學和藥理學基礎上,吸收內、外、神經、骨傷、康復、中醫等多門學科理論和技術于一體的新興綜合性臨床學科,醫院里的醫生也常常不知道疼痛是一種需要專門治療的疾病而造成誤診誤治。甚至連有些大醫院的科主任也不知道疼痛科是看什么的,更別說介紹病人去疼痛科就診或是請會診了。

究其原因,是因為人們通常都認為疼痛只是某種疾病的癥狀,只要疾病治好,疼痛就會消失,或認為有時候就該忍一忍,認為吃止痛藥治標不治本,甚至怕上癮等等,這都是認識誤區。那位帶狀皰疹后遺神經痛的四川患者,其實原發疾病已經痊愈了,患者的各種化驗檢查也均無異常,但是疼痛現象依然存在,疼痛程度有增無減,并被置于醫學界劃分為最痛苦、最頑固和最難治療的劇痛之中,說明這已經是一種必須由正規的疼痛專家進行鎮痛治療的疾病,不是僅僅給予止痛藥的問題了。

疼痛是組織損傷或潛在組織損傷所引起的一種不愉快的感覺和情感體驗,不僅是癥狀,更是一種疾病。疼痛是造成人類痛苦和喪失工作能力的最普通,最直接因素,常常是急待解決的難題。急性疼痛通常指短期發生于傷害性刺激之后的疼痛,由原發疾病引起,隨著原發病的治愈疼痛也隨之消失,如高血壓引起的頭疼,一旦血壓正常,伴隨的頭疼也隨之緩解。而急性疼痛如果在初始階段未得到完全控制,發展為慢性疼痛會改變大腦環路和內在調節機制,控制疼痛就越來越困難。疼痛醫師治療的對象主要是慢性痛患者。尤其是脊柱關節源性疼痛、腫瘤疼痛、神經病理性疼痛這三大類慢性疼痛。目前疼痛的診療手段已向著更安全有效和更微小的生理干擾方向發展,也包括身心的全人醫治。鎮痛技術不僅能治療各種痛癥,對數十種非疼痛性疾病例如過敏性鼻炎,頑固性呃逆,末梢血管性疾病等等也有良好的治療效果,可作為一種新的治療方法介入到各臨床科室原有的治療范疇,提高生活質量。而我國傳統的中藥和針灸方法也越來越在世界上得到重視,已有大量證據證明這些方法可以動員體內原有的鎮痛物質,減少麻醉或鎮痛藥物用量,同時也減少了藥物的副作用,可以取得良好效果。因此多學科聯合有效鎮痛可以減少各系統并發癥,促進康復,減少住院日期和經濟負擔。

總之,疼痛醫學在我國還需要被大力宣傳。作為人口大國,我們離著世界衛生指南擬定的80-90%的患者都應達到良好的鎮痛目標還相去甚遠。其實,每一位和疾病、疼痛做斗爭的病人都是精神上真正的勇士,都值得敬佩。作為一位疼痛科醫生,希望能幫助更多人認識疼痛,讓更多的患者得到最合適的醫治,為患者帶來溫暖和安慰,實現舒適人生。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乐彩走势图体坛网 ag平台大还是bbin大 分分彩计划软件安卓系统 澳洲幸运8 000034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十分网址 买飞艇计划软件 捕鱼游戏赢现金 西甲雪缘园 手机上赚钱的棋牌游戏 体球网手机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2018年qq自由幻想赚钱 今天江苏快3开奖结果查询 万人龙虎和规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表 利记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