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生態文明建設 繪就美麗中國底色

發布時間:2018-11-26???來源:山東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作者:陳盛偉???瀏覽次數: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將生態文明建設定位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實際上,黨的十八大以來,生態文明建設就被作為一項重大工程真正提上了議程,要求把生態文明建設融入到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建設之中,努力建設美麗中國。隨后,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獲得通過,為生態環保制度建設與行動提供了基本的綱領。然而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以及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指出的,雖然總體上我國生態環境質量持續好轉,出現了穩中向好趨勢,但成效并不穩固。生態文明建設正處于壓力疊加、負重前行的關鍵期,已進入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的攻堅期,也到了有條件有能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的窗口期。要想真正將生態文明建設全面深刻的融入到社會發展的各方面和全過程,還需要進一步打破觀念和制度方面的現實困境,通過產業轉型升級、主體間協同治理、完善制度設計等方式推動生態文明建設走向新的歷史階段。

一、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現實困境

總體而言,現階段我國的生態文明建設已經取得了顯著成效,環境惡化的趨勢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從增長模式、各主體利益以及制度體系等方面看,生態文明建設仍存在一些現實梗阻。

(一)傳統經濟增長模式具有強大慣性

近年來,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實現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是我國一直關注的命題。然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把發展作為第一要務,還是開展各項工作的首要原則。既有的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的粗放型增長模式,雖然造成了大量的生態環境成本,面臨著生態環境方面的嚴峻挑戰,卻仍存在著比較強勁的慣性和生命力。尤其是相比先行改革開放和工業化的東部地區,“老、少、邊、窮”的西部地區工業化總體上尚處于從初期向中期過渡的階段,無論是工業規模、產業結構、發展層次還是經濟效益都落后于其他地區。具體表現在:一是科技層次較低,仍以“高消耗、高污染、低質量、低效益”為特征的鋼鐵、水泥、化工等傳統支柱性產業為主,第二產業增加值比較低;二是工業質量較差,經濟發展相對落后,居民收入增長緩慢;三是生態環境脆弱,面臨東部地區和發達國家污染產業轉移的現實問題,環境污染嚴重,生態治理難度大。經濟崛起的剛性需求與內生發展動力不足、科技創新能力孱弱的矛盾交織存在,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的博弈一時難以破解。低水平工業化仍將是一個較長的發展過程,短期內難以擺脫傳統經濟發展模式的束縛和影響。

(二)各生態主體間存在利益沖突和矛盾

從利益視角來看,現階段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多元責任主體間存在著激烈的利益沖突和矛盾。首先,政府間存在利益分化。一方面體現在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即中央政府的生態文明整體利益訴求與地方政府的局部經濟利益訴求存在著利益博弈。另一方面則是地方政府彼此間的利益分化,即出于對經濟利益的追求和政績攀比心態,地方政府往往會加大對生態資源的開發,但不會主動承擔生態環境的治理成本,反而千方百計將它轉嫁給其他行政區域。然后,政企之間存在利益分化。政府對違規企業的違規行為予以禁止,必然會威脅企業生存和既得利益,這時政府與企業之間產生的利益沖突往往導致兩種后果,一是一些企業為了獲得自身的經濟利益而無視政府監管,暗地里進行違規生產和經營行為;二是企業想方設法爭取獲得政府的支持,權力尋租和權錢交易的行為由此滋生。最后,利益分化還體現在政府與公眾之間。這種利益沖突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由于生態文明建設所引發的正面直接沖突,如為了實現生態環境保護,政府采取強制性手段,造成對群眾正常生活秩序的干擾,激化雙方的矛盾;二是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相關行業的轉產和改造,影響當地群眾的就業和經濟收入,陷入生存危機的群眾也會將這種矛盾的焦點轉嫁到地方政府身上。

(三)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的建構尚未完成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在生態文明建設方面多有政策闡述,出臺了一系列生態文明建設專項配套文件。但總體看,我國生態文明的制度建設還處于起始階段,各項政策和措施尚未實現制度化、規范化。首先,在制度體系建構上,關于生態文明建設的概念內涵、目標指向、路徑選擇、技術支撐、資金保障等尚不完善健全,尤其在公眾參與機制方面存在缺失,例如環境信息公開機制、環境公益訴訟機制等,這些都需要系統具體地設計。其次,環境管理體制脫胎于傳統計劃經濟體制,延續了條塊分割的管理方式,事權、財權分配以及職能劃分存在責權不清現象,缺乏綜合協調能力、環境監管和突發應急管理體制不健全,尤其在面對跨區域性環境問題時,缺少有效的協調機制和跨領域、跨地區的制度機制,更多的表現為各地區政府環保機構以及相關組織的“集體失聲”。生態文明建設作為國家“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重要內容,若缺乏國家層面頂層設計、統一規劃和統籌協調,難免會陷入不可持續的運動式、風暴式建設。為此,國家必須加快制度體系建構,使各項政策和措施制度化、規范化。

二、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路徑突破

建設生態文明是一場涉及思維方式、價值觀念、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革命性變革。在經濟新常態下,我們必須將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一項系統工程,具體而言,應該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和強化。

(一)充分理解新時代生態文明理念

新時代生態文明發展理念首先體現在對生態文明的定位上,也就是將生態文明建設視作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具體來說,理解新時代生態文明理念,應該認識和厘清兩個方面的內容,其一,要正確認識并處理好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間的關系。隨著環境治理工作逐步進入深水區,發展同環保之間的利益關系變得更加錯綜復雜。現實中,少數人仍存在把兩者割裂開來的片面認識,視之為非此即彼的單項選擇,甚至出現生態環境保護完全讓位于經濟發展的現象。因此,必須從環境社會學的視角來深刻理解環境與經濟、工業與后工業之間的關系。其二,生態環保、經濟發展、民生福祉三者之間具有內在的統一性,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長期以來,存在著一個觀念上的偏差,認為經濟發展與民生福祉之間是統一的,而生態環保與經濟發展之間則是矛盾的,因而生態環保與民生福祉之間也就存在沖突,實際上,沒有良好生態的民生福祉是經濟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表現,這樣的民生福祉是不完整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實踐中,如何保護好生態環境是一道重要的“必答題”,而不是一道可有可無的“附加題”。建設全面小康社會,必須加快補齊生態短板,走出一條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共贏的生態文明新路。

(二)加快推進產業轉型升級

綠色環保是現代產業未來發展趨勢,加快產業轉型升級是生態文明建設的必然要求和根本出路。對基礎條件相對落后的西部地區來說,產業轉型升級將是一個循序漸進的發展過程,在經濟發展和產業升級調整過程中,不能盲目跟風。首先,要穩定和發展現有產業對區域經濟總量的貢獻,優化產品和技術結構,加快現有支柱產業由主要依靠資源消耗向主要依靠技術進步、高素質人力資源和管理創新的轉變;其次,要優化產業結構,走經濟發展與生態文明融合之路,積極尋求能夠帶動地方經濟上新臺階的新興綠色產業或行業,重點培育和發展生態農業、生態工業和生態服務業;第三,要優化產業布局,拓寬發展空間、促進產業集聚、培植特色產業,實現產業協調發展。此外,一些先進地區雖然在加快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方面取得不錯進展,但仍存在一些思想誤區和行為偏差。比如,一些地方認為,轉型升級就是淘汰傳統產業,因而一哄而上去追逐新興產業。結果新興產業沒有發展起來,原有產業也遭到較大破壞。再如,一些地方超越自身條件和發展階段,搞“一刀切”,人為拔高第三產業在地區產業結構中的比重和增加值。從本質上講,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既包括不同產業之間的新舊更替,也包括同一產業內的升級換代。一個地區的發展,有內在持續性和階段性,如果簡單否定之前的政策,熱衷于盲目“改道”,就是錯誤的態度和方法。如何平衡產業轉型與產業升級的關系,關鍵是要根據各地區的自身條件和發展需要,因地制宜,因時而動,量力而行。

(三)構建多元主體協同治理體系

鑒于當前生態文明多元主體間的沖突矛盾,構建生態文明協同治理模式,進而實現各主體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合作共治,已經成為新形勢下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必然選擇。首先,需要培育各主體協同治理的價值共識,即多元主體對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性、緊迫性達成普遍共識。價值認同是多元主體參與治理、相互合作、協同治理的基本前提。只有在價值共識的基礎上,才能真正培育成員間以及成員與集體之間的信任關系,最終實現互利互惠的合作。其次,完善生態文明協同治理的法律政策體系。通過立法手段來協調政府、企業、非政府組織和公民各自的關系,以法律形式制定各自的權限范圍并使之受到法律保護,使權力的行使和責任的承擔都走上法制化軌道,為雙方合作提供穩定的制度環境。第三,建立生態文明協同治理的協調機制。協同治理取得成功的關鍵在于持續不斷地堅持對話,通過反復協商與對話,產生和交換更多的信息,構建協同治理的人際網絡關系,或是通過多元治理主體之間的談判來建立互信、達成共識,實現多元治理主體相互合作。第四,構建生態文明協同治理的信息共享機制。在現有《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和《環境信息公開辦法》的基礎上,制定《環境信息公開法》,把政府環境信息公開制度和公眾的環境知情權以專門的法律的形式明確下來,輔之在線訪談,網上信息披露等多種渠道加強反饋互動,推進政府環境信息公開的同時提高生態文明建設的公開性和有效性。

(四)完善生態文明建設頂層設計

在現代化的建設中,要保障生態文明建設活動的順利開展,必須從頂層制度設計上給予足夠的保障。一方面,必須強化生態立法和執法工作。淘汰過時的生態法律法規,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充分考慮局部地方生態資源和生態環境的特殊性以及法律法規的實際可操作性和運行效果,制定出順應時代背景且能夠有效推動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法律法規。另一方面,應該摒棄傳統的政績考核體系,將地區經濟發展過程中的資源消耗、對環境的破壞程度以及生態效益指標納入考核體系,并針對考核結果獎懲分明,區別對待。完善生態責任追究制度和環境破壞賠償制度,堅持“誰污染、誰治理”,明確責任承擔主體并實行終身追究的原則,強化領導干部的生態責任意識。同時要不斷健全國土空間開發、資源節約以及生態環境保護的體制機制,完善生態文明建設的服務機制,推動和諧發展的現代化建設新格局的實現。

總之,在經濟發展新常態背景下,在建設美麗中國的具體實踐中,我們要用新的視野把握生態文明建設的問題,用新的實踐推動生態文明建設的成效,努力開創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新時代。

編輯:平臺信息員???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乐彩走势图体坛网 怎么在全民k歌里赚钱吗 有软件项目如何赚钱 梦幻西游手游0元党怎么赚钱 生鲜水果店赚钱吗 昆山什么赚钱 玩游戏的人赚钱的人有哪些 代还信用卡赚钱不 瑞联盟赚钱吗 羊绒收购商赚钱吗 剑灵工作室能赚钱吗 日本打工三年不赚钱 香河哪里能打字赚钱 网上哪里可以赚钱兼职工作 那些网站图片处理可以赚钱 手机微信做什么赚钱 工作不忙 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