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合忠:輕簡植棉 樂在其中

發布時間:2016-05-26

來源:中國科學報

作者:唐鳳 仇夢斐 張斌

瀏覽次數:

01@RWTUPKQR9J2S0]{)`U3R.png

董合忠在棉花田

  在山東省農業科學院有一位終日與棉花為伍的科學家,從黃河流域到西北內陸,從魯西南到魯(西)北,在一望無際的棉田中到處留下了他的身影。他就是山東省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中心主任董合忠,一位獲得國家和省部科技成果獎勵16項,其中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就有4項的棉花專家。

  近日,記者在山東省農業科學院見到了他。

  守望棉田20多年的董合忠,想法很簡單:為中國的棉花事業多作些貢獻。“作為農業科技工作者,一方面應多出新技術、新成果,另一方面也要給國家決策部門多提一些好建議。”

  快樂地種棉花

  我國著名棉花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喻樹迅曾提出讓棉農“快樂植棉”,而這也是董合忠的愿望之一。

  棉花是我國重要的經濟作物,但種棉卻是個“苦差事”。近年來,隨著農村勞動力轉移、用工成本快速提高,傳統精耕細作的植棉方式已不適應生產需求,嚴重制約了棉花生產的可持續發展。因此,實現棉花生產的輕便簡捷、節本增效、快樂植棉,成為棉花產業發展的必然要求。實現這一目標,首先需要有相應的科技支撐。

  為了突圍困境,董合忠長期奮戰在棉花栽培和育種第一線,幾乎把全部心血都傾注到了棉花科研工作上。功夫不負苦心人,他所領導的創新團隊研究建立的“棉化輕簡化栽培技術”為快樂植棉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

  長期以來我國棉花種植是以戶為單位分散經營,西方的大規模機械化、智能化作業并不適合中國國情,所以只能走中國特色的農業技術路子。根據現實條件和生產需要,董合忠團隊重點加強了精量播種、簡化整枝、一次施肥等關鍵技術的研究,于2010年前后首先在種植和管理環節取得突破,研究建立了以精量播種減免間定苗,合理密植和與化學調控相結合實現簡化整枝,控釋肥與速效肥相結合實現一次施肥等為關鍵措施的輕簡化栽培技術,在保證棉花單產不減甚至略有提高的前提下,用工減少40%以上。

  以播種為例,過去,棉花都是大量播種或足量播種,一畝地需要8~10斤種子。1斤種子約有5000粒,5萬粒種子的出苗按70%來算的話就有3萬多棵苗,但地里只需要3000~4000棵苗,因此需要不斷進行疏苗、間苗和定苗等工作,費工費時,還浪費種子。而采取精量播種后,僅需要2~3斤種子,只要放苗時略微調劑,就可以減免疏苗、間苗和定苗等環節,大大減少了工作量,也節約了用種量。

  “棉花輕簡化栽培技術是建立在科學研究和實踐基礎上的實用技術,為了便于農民接受,我們進行了科學‘包裝’和‘通俗化’處理,使之成為一種通俗易懂、便于操作的‘傻瓜’技術。我們在傳授技術時,告訴老百姓一個大概的道理和一個大致的范圍就可以了,他們在這個范圍里面進行種植操作即可。就是讓老百姓能明白、易掌握。”董合忠介紹說。

  要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輕簡植棉、快樂植棉,必須實行全程機械化植棉。因此,近期董合忠主要致力于研究棉花全程機械化生產技術。

  美國、澳大利亞等發達植棉國家的全程機械化植棉技術已經十分成熟,我國西北內陸棉區(新疆)也有較大規模的推廣應用。但由于生產與生態條件、種植方式存在差異,山東不能完全照搬國外和新疆現有棉花機械化生產技術。為此,山東棉花研究中心開展了棉花全程機械化生產技術研究,重點加強了機采棉品種選育、合理密植、化學調控、脫葉催熟等關鍵技術的研究。

  “我們建立了基于精量播種與集中成鈴為核心內容的機采棉農藝技術,以機械采收代替人工采收,基本實現了棉花生產的全程機械化,促進了農機與農藝有機融合,將植棉用工由過去的25個左右降為6個左右。”

  為了推廣新技術,董合忠常常需要下基層。每年要組織20多場各類技術培訓班,很多都是在田間地頭,甚至是在晚上。“晚上就在村支書家的院子里,支個屏幕,就像以前放電影一樣,能召集起四五十人來,我講1個小時,留出1個小時接受提問,效果很好。”

  “老百姓提出的問題有些也是我沒有接觸過的,而這些問題就有可能成為我們下一步的研究課題。”董合忠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的一個項目是“濱海鹽堿地棉花豐產栽培技術體系的創建與應用”,項目的提出正是源于農民的提問,而解決問題的辦法則是來自田間地頭。

  從田間來 到田里去

  在濱海地區鹽堿地里種植棉花面臨成苗難、熟相差、肥效低、用工多等諸多困難。針對這些困難,董合忠和同事開展了研究,并取得不俗成績。

  “鹽堿地種棉花,就是把棉花種在溝里面,實際上這個技術的來源并不是我發明的,而是老百姓發明的。”董合忠坦言。

  15年前,董合忠到東營的鹽堿地視察棉花生長情況,發現鹽堿地上的棉花出苗不齊。“多數鹽堿地棉田不平整,導致鹽分分布不均勻,到處是鹽斑,只要遇到鹽斑,棉花就死了,導致鹽堿地棉田面缺苗斷壟情況十分嚴重。農民對此十分苦惱,每次講課都有農民提這個問題,并期盼得到解決。”董合忠回憶道。

  但是他偶然間發現,老百姓隨意將種子撒在了田地旁邊的澆水溝里,結果溝里的棉花卻苗齊苗全苗壯。董合忠立刻從澆水溝和田壟中取了土樣,分析發現溝中央區域含鹽量最低,壟上最高的地方含鹽量最高,鹽分濃度從壟到溝、自上到下依次降低。董合忠發現,奧秘就在鹽隨水的移動。“鹽在地里是溶解到土壤水中的,鹽隨水運動,越高的地方水蒸發量越大,水分蒸發后,鹽就留在土壤中了,導致鹽往高處爬的現象。”

  董合忠團隊還發明了嫁接分根方法,在室內準確模擬了根區鹽分的差異分布,并從生理學和分子生物學的不同層次揭示了鹽分差異分布的機理;在此基礎上,設計了可用于大田誘導根區鹽分差異分布、促進棉花成苗的溝畦覆膜種植技術,并研制出配套機械,濱海鹽堿地棉花生理生態和栽培技術應運而生。董合忠團隊提出根區鹽分差異分布促進棉花成苗的理論,創立了溝畦覆膜種植、預覆膜栽培、短季棉晚春播、定位滴灌等誘導根區鹽分差異分布、實現保苗增產的新技術,在含鹽量0.7%以下的鹽堿地實現一播全苗。

  之后,董合忠在參加各類學術會議時,很多院士專家跟他開玩笑:“我們長期在搞抗鹽材料、耐鹽品種,一直都沒有實質性的進展,還不如你搞的一個栽培技術,一下子就這么有效。”2000年以來,山東棉花種植區大轉移,從魯西南、魯西轉移到魯北的鹽堿地,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找到了這個鹽堿地植棉新方法。

  另外,該團隊還在國內外較早開展轉Bt棉栽培研究,將熟相概念引入棉花作物,揭示了Bt 棉異常熟相的形成機制、Bt雜交棉單株產量優勢的機制及葉枝利用原理與途徑,并率先建立了Bt常規棉防早衰栽培技術和Bt雜交棉“精稀簡”栽培技術。相關成果2007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董合忠主持育成兩個適宜輕簡化栽培的Bt棉新品種K638和K836,成為山東省主導品種并推廣;參加完成“高產穩產廣適高效轉基因抗蟲雜交棉魯棉研15號選育與產業化開發”,獲2006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參加完成“高產穩產棉花品種魯棉研28號選育與應用”,獲2015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關注農業大趨勢

  董合忠帶領棉花耕作栽培與生理生態創新團隊,就這樣,數十年如一日奮戰在阡陌之間。這支隊伍發展到現在已有核心成員12人,5名研究員牽頭負責,6名博士為骨干,在棉花耕作栽培與生理生態研究方面取得一系列有重要影響的科研成果,2015年獲得農業部中華農業科技獎優秀創新團隊獎。

  提到這支令他驕傲的隊伍,董合忠坦言:“組建一個團隊不容易。”但他有兩個法寶:利益和資源的分配要均衡;人盡其才,因材施用。另外,他還手把手教年輕人。“傳承對一個團隊而言十分重要。現在我已經50歲了,七八年前我就開始注意培養年輕人,可以很負責任地說,再過幾年我退居二線的時候,這些年輕人從職稱、年齡、實踐經驗和能力上完全可以接班。不夸張地說我們的這個棉花栽培團隊在全國同行中也是頂尖的。”董合忠非常自豪地說。

  春暖花開,董合忠在為到田間考察做準備。除了關注棉田外,他還將目光轉向了更遠的地方。“中國農業遇到了困難,不只是棉花,所有的產業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中國歷來的精工細作、分散模式導致農作物生產成本太高,國際競爭力太低。”另外,農村勞動力流失、土地撂荒等現象也讓董合忠憂心忡忡。

  作為農業科技工作者,他始終在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呼吁國家繼續加大對農業的投入,繼續支持棉花產業的發展。“要在現有的基礎上繼續加大投入,支持農業,這在任何一個時代都不會錯,但支持的方法、方式還要進一步探索和完善。”

  當然,科研出身的董合忠最終還是將落腳點立在科研上。“我還是想著怎么從科技的角度提升我國棉花產業的競爭力。現階段應該繼續發展棉花的輕簡化生產技術和相應的物質裝備,包括品種、新型肥料、植物生長調節劑、農業機械等,為最終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輕簡植棉、快樂植棉打好基礎。”

  《中國科學報》 (2016-05-17 第7版 產業)


山東省科學技術協會 版權所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乐彩走势图体坛网 江苏7位数 7m足球指数网 彩神快三全能版 玩手机赚钱说说 黑龙江时时彩 内蒙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3分赛车计划软件 cq9跳高高游戏网站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后三包胆技巧 青海快3今天走势 世界杯足球比分 上海快时时彩开奖结果 微信捕鱼技巧 考研最赚钱的专业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